首 页  |  风水经典  |  考察实例  |  风水培训  |  养生保健  |  风水文摘  |  建筑风水  |  学术论著  |  动态新闻
取名策划 |  学术探讨  |  风水先哲  |  风水旅游  |  命理择日  |  风水罗盘  |  学员勘察风水实例  |  曾祥裕风水回顾
 
潮汕阴宅作法
 
2013-7-4 10:46:45 本站原创 佚名
 

 

堪舆虽虚幻飘渺,潮汕各地不独庶民百姓,即缙绅士大夫亦多惑于此说,笃信一方好的墓地,除了能使先人入土为安外,还可福荫后代,而葬于歹地,则会殃及后人,况人子事亲,送终卜葬也孝道之一。为谋一方福地,当然是不遗余力。近人徐珂(1869-1928)在《清裨类钞》中记潮人热衷墓葬云:
  潮人溺于风水之说,妄思趋吉避凶。既葬其亲,复出诸土,水之,火之,兵之。瘗骨以坛,曰金罐。易其处,曰翻。甚有屡迁而卒暴露之者。
  术家认为,人禀阴阳五行之气,葬顺乘生气,因气源于脉,脉为龙,而土为龙之母,土肥而气壮,气壮脉真,故万物能在土中生长(图一)。清无锡探花,刑部尚书秦蕙田为揭阳郑养性所撰的墓志铭最具代表性,描述其墓地形胜云:
  岐岭之北,赤岭之阳,营高敞地,水深山苍,形者曰吉,神其永藏。
  潮汕地区负山面海,境内少高山而多丘陵和平原,又河网交织,优良的自然地理为风水术的应用创造了理想场所。毗邻江西和福建又为两地舆家提供了便利。两宋以后,从江西和福建往潮汕的大量移民,也给这二大风水术流派(形势派和理气派)的交汇和融合提供了实践机会。明清以来的潮汕地区的风水术,简单地区分出那一家属形势(峦头)派和理气派(三元)派已没有什么意义了。吾潮较为成熟的风水术(峦头理气会合二为一),可见清中后期的澄海东湖人蔡本江所著《地理辨正求真》一书,蔡氏昔习堪舆术而未得真传,后因客游奉天,偶遇一金姓钦天监院人,随杖三年,始得真诠,方知今是而昨非,真诀及诸法为:
  “用二气河洛之理,洞造化运行之机;审来山以定雌雄;察金龙以明向背,观血脉以究源流;认二爻以定踪卦;用翻倒诀以量山;览十二方星峦之吉,用仙人径以步水;收二十四路来水之神,水管水而山管山,五行各专生旺之气,龙配向而向合水,山水不犯死煞之侵”。又以“天心正运,龙宫交会,玄空真谛,都天大卦,收水火,正龙冈,安天机,收阳神,五星躔次,月将加监,仪禽奇遁,吊泊飞宫;四课三传七百二局,以及真禄马真贵人太阳太阴到山到向分金之下”。

  ① 蔡本江所学堪舆术,有峦头(形势)法,理气三元(玄空)法外,尚有奇门遁甲术,六壬神课以及通书择日(扌克    择)法等,内容庞杂,几乎囊括了与易学有关的神秘文化。能熟练按其理法行事者,即使在今天,也是以成为一个专家级的人物了。
  现还操其业者,理法虽各有侧重,但普遍认为,墓葬论形势(峦头)不外乎一情字,论理气(三元)不外乎一时字,合情合时则为吉,无情失时则为咎;而结穴大小系于形势,发福远近则系于理气。
  一、潮汕墓地的选择。
  潮汕墓葬(阴宅)风水的选择,同样遵循“阴非一线不敛”以紧拱入首处专以细合为合法。主要是依据《河图》、《洛书》及阴阳八卦,察看周围的龙、砂、水、穴、向五方面内容,其中‘龙认生死,穴认真假,砂认粗秀,水认曲直,向辩纯疵’,并参考元运衰旺情况而定。
  1 隐喻性。
  俗话说叶落归根,根作为人类的安息地、灵魂的栖寄所,能归根于大地,就意味着人伦之本,种族之源,人生存在之始和生命之归。在高诱注《淮南子.地形训》中以“五陵为牡,溪谷为牡”。即丘陵高敞,阳也,故为牡;溪谷污下,阴也,故为牡。术家以为,地的结构是山为骨,水为血,而土为肉,一如人类,凡体格魁梧,血气强盛者,必精神勃勃,易成大业,衰弱者反是。舆家寻龙,皆以祖山(廉贞火)发脉,按山体的五行类象火、土、金、水、木、节节相生为贵,廉贞火山发脉后,至土形山,接连二重土,而后是金山,或穿帐后几重金,金后变水形,水后变木形,及至结穴处,或冲天木,倒地木,均俱为天地结作之龙,前面所说的潮汕自然地理多为丘陵和平原地带,是为岭南山脉和武夷山脉的龙脉行至尽处(图二)。
  至于结穴,《地理五诀》:“凡寻龙逐节行来,见束气清真,穴星特起,开口下手,是地结穴矣。”穴为生气荟萃之所,其象形极为明显,犹如人体,首为来龙发脉之所,两侧开帐之势,即大龙虎砂,是人的左右手,人的两股,为内砂小龙虎,气聚于中,即穴结于阴部,犹如男女相交,而能生育(图三)。
  穴星诸形不同,行龙结穴处也不同。金星形圆,木星形直,土星形方,水星形曲,火星形尖(图四),潮汕民间流行的葬法有:木星葬节,火星葬焰,水星葬泡,金星葬窝,土星葬角(均以正体论),又因火性至燥,金入而熔,木至而焚,水入而涸,土入而焦,是处除多用于建神庙外,作为葬地,至今尚可见者,不外一二而已。而木星结穴就不同了,自祖山(火山)发脉后至结作处,多是木形星,体有坐、立、横(眠)三势,单横体就有交枝、曲尺、玉枕等三分。民间地师总结木星(龙)结穴为:杨柳(木)花开结枝头,贪狼开叉结脚头,曲尺木枝结在节,倒地梅花目目结。清末民初潮汕舆师王南昌在其手定本《真传卦例妙诀》一书中,对五星葬法要诀归纳为“金空不可当心下,土实须从角上栽,水星葬项金星嘴,木直须从节上埋”。
  在木龙与穴地的关系上,龙贵阴,阴则脉气强盛有力,穴贵阳,阳则和气有济。穴也有阴阳之分,阴来阳受,阳来阴受,惟凹凸分明,形如龟盖,土分五色,即是真穴。如穴结在山窝者则多杂土,结在山陵者则多风化土。
  2、技术性
  (1)点穴。传统的点穴及下经法是:如后龙如首丰肥,形如龟盖,方为正气。在龙虎砂内的内明堂之间下一罗经,用线牵至近穴处两水交汇处,看其罗经处盘方位在何分金字向,先定下穴位属何局,再用线牵至后龙入首处。三合法(四局)的看法是:看罗经内盘方位内在何分金字向,以定龙的生、旺、死、绝后在内明堂中,将水上拨在罗经的墓、绝、胎方。三元理气作法则是看零神水是否合水口等。
  (2)认向。一方好的墓地,除了辨认来龙生死贵贱和穴的脉气有无外,尚有砂、水、向等要素。其中砂观粗细美恶,前后左右高低务必相称,面向相顾,处处合情,方称全美。水察阴阳屈曲环抱与否,而认水立向为最关重要,要玄窍相通(玄即向,窍为内水口)一般的立向是罗经的地盘正针(内盘)用于立向格龙;人盘中针(中盘)用于消砂,天盘缝针(外盘)用于纳水(判断水流方向)。民国潮安吴师青的实践经验是,“察墓地时在墓碑案上立盘,以格内水口(如斗池),看峦头及外水口,可在墓碑顶上立盘”②。潮汕传统水法有以三合四局认生旺水到堂立朝,如贪富贵者,可弃生朝旺,图嗣续者,则弃旺迎生,后水归墓库,再加上时间选择得当,便可发福。在立向上,单指朝向本无所谓吉凶,只有与罗经中二十四山一百二十分金中的四十八分金为吉度与七十二分金不吉部分(即差错,空之,孤虚,煞去)同长生十二宫(长生、沐浴、冠带、临官、帝旺、衰、病、死、墓、绝、胎、养)中的以胎养冠临旺六秀、生临旺为三吉,衰死病绝为黄泉这一些东西结合起来,方能消砂纳水,断其凶吉。我们从不少乡村族谱中,可以看到不少姓氏对先祖的墓地因符合风水术中的龙、砂、穴、山、向五大要素而赞美有加,如下面表中。

  墓主         基地形胜         墓地分金         资料来源
  陈泰初(宋哲宗绍圣年间授潮州通判)
  墓在揭阳黄岐山油麻埔,喝形狐狸‘献’, 穴自黄岐山中峰落脉,后倚巍峨秀峰、前衔双溪绿水,桑浦山及月潭山、梅岗峰等遥相对峙呼应。         座向辛山乙向兼酉卯、中针丁酉、丁卯分金。         《泰初陈公陵图重修记》
  袁英礻右  (元由进士任广西思明路教授)             墓在揭阳霖田都三十岭潭头妈山,喝形“美女梳妆”,前玉枕,后双金,左粉匣,右牙梳,水旋青龙山。俗有‘日观千灯、夜受百拜’之誉。         座辰向戍。         清光绪《袁氏族谱》
  魏吉安(宋孝宗乾道八年(1172年)太常寺博士,潮州通判魏廷壁之父)          墓在澄海盐灶西北,脉发莲花山,经三十六峰而结穴,喝形“双飞蝴蝶”。墓前至海边为万亩平原,盐灶万家灯火,如万盏燃烛;面前牛溪河(内水)汇东陇、磷溪盐鸿三江之水,回旋折入内湖,韩江(外水)自东陇流经墓前,注入内海,外有六公里长的五屿山为案。         辛乙兼酉卯,水出巽方。         《澄海文物志》、《粤东魏氏族谱》
  陈振东(渔湖西寨陈氏始祖)             墓在月谭山南麓,亥龙入首结穴,喝形为“蜈蚣戏水”。穴前诸水屈曲而去,出水口有雌雄二狗山捍门,前有龟蛇二丘及天马双峰远朝近对成正案,案外尚有峰峦如文笔插天,贵人挂榜,诸吉咸备。         坐亥向巳兼壬丙,用中针丁亥丁巳正针,辛亥巳分金,收左边卯水上堂,向上巽巳水上堂而归西丁方入库。         《西寨村志》江经略《溪南陈宅振东公柯氏妈佳城吉穴管见》
  揭阳谢氏一世、二世、三世祖             墓在潮阳隆开都林沟,圹形白马翻肚。层峦  翠,高峻巍峨,其山脱落埠陵数十余里,微沙飘渺;左坑右海,逆水侥前,吭水出而海水入,滢洄墓前,交汇约八九曲,海门诸屿罗列,朝拱墓前;遥见大湖,海水不知出没,地之灵地也。         坐申向寅。         《揭阳市区谢氏族谱》
  (3)潮汕墓茔泥水建筑的作法。
  潮汕墓茔的作体形局主要由山龙走势和分金字向,墓地大小等方面决定,如属木龙的山体,应先考虑作为水木局形体,分金三合的,如亥卯未木局,可作为水木局处理,巳酉丑金局,可作为金水局处理,取其水木相生,金水相生。同样,如墓面上方的月畔形为金形,则墓碑为土形,卷柱上的装饰线可为水形纹,取其土生金,金生水,水为财取其相生,财运旺盛。其中以金水局、水木局形体较为大方得体,其他较为常见各形体主要特征是,金要圆,土要方,木要成条状,而火局形体多用于低洼地阴气重而阳气不足的地方。
  至于穴位的深浅正偏,则视四周形势而定,一般以下葬时棺木上面与墓碑上“祖******之墓”的‘墓’字下面同一水平线为度,但如果碰到山龙来势凶猛,尚未聚气,就应深葬,开圹时以见土色美丽为度。但总的来说,原则是脉落不能离开棺椁,棺椁不能离开脉落;高处不能露在风上,低处不能失去脉落。葬法均离不开“盖”、“粘”、“倚”、“撞”四式。如“盖穴”为高意龙自平阳地而来,为阳来阴受,脉气没有强弱顺逆之分,可略葬其顶;“粘”穴,粘为连,龙从高山而来,脉气有强弱之势,要阴来阳受,强来弱受,须用“粘”式方可不离方寸;因民间认为,脉气聚于顶者,定为“粘”穴,脉气聚于正中者,必是“撞”穴。脉气慢缓,法宜吞入,不能脱脉,脉气急猛,法宜吐出。如四山高大,恐其压穴,法宜浅葬,四山低平,恐其招风,法宜深葬。“倚”穴气脉较为曲折,应于折曲处下手,穴深为棺椁高度三分之二,“撞”穴脉气较直,可用吞放法,情况特殊者,还应用特殊技法,如脉落下坠者,须用悬空棺椁,黄岐山走马龙中的跪(踏)棺拜墓(碑),桑浦山中的潮阳周光镐墓用悬空棺法,均属典型的葬法。
  (4)数理性
  至于茔体大小圹位深阔,除受结穴星体最响外,深度及阔窄采用紫白洛书说,即潮汕所称的丈杆法,作墓茔用天父卦尺法和寸白起例,尺法起例如乾弼(水)离破军等,寸白起例如乾起四禄木,震起七赤军等;凿圹用地母卦尺法起星例和寸白起星例,其尺法起例如巽山右弼乾巨门等,寸法起例有乾起一白(水),离起二黑土等法,二卦中末数属一、六、八者以吉论。此外,还有用其他尺法的,如阴宅专用的生老尺和丁兰尺,在潮汕民间颇为流行。如生老尺的生老病死苦五字,每字一寸,一二六七寸属生老,五字依次轮流,能合成生老二字为吉,病死苦三字为凶。揭阳黄岐山四大各穴的“象挨磨”墓地,墓主谢廉静(1383-1451)的墓碑尺寸就是采用丁兰尺(即鲁班尺寸法配合九星寸法而定)(图五),碑宽5.2尺(取旺字),碑  6.1尺(取兴字),中央主碑1.8尺(取财字)×3.8尺(取丁字)③ 。碑面至前方斗池边应以步数定尺寸,不可放尽,最好是定放“粘”步,如3步为“粘”。从墓前祭床上面的墓碑长度应比墓面至斗池的距离少一寸以上,如等长,称为磕头,长于此段距离,则称为跌下井池,均属不吉。又如普通人家,不讲排场,坟面以4.2尺开脚,则两侧的卷柱高度应在1.9尺或2.1尺为宜,横额为1.2尺为宜,这种尺度配合筑造的墓茔较为美观得体,状如一把稳重交椅。同时还要注意卷柱的高度与墓碑上刻携的“祖*****墓”的关系,柱能高出于名,而不能出(低)于姓。此即潮汕民俗所谓只能出名而不能出姓的说法。如碰到高山阳气重,坟面可用直板增加其阴气,在平阳阴气重的地方则坟面采用软板增加阳气,总之要做到形局阴阳相配得当为吉。作为墓前标识和纪功之用的墓碑,已成为墓葬风水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从上面可以看出,墓碑作为丧葬文化的物质形态,既是原葬之风的产物,也是死者身份等级的象征,带着浓厚的伦理道德色彩和封建等级制度的烙印,以及地方民俗传统习惯。
  至于墓边的土地神位,潮汕民俗视墓前水口方位和三方吊照而定,民间传说,可达到平衡作用,如两侧龙虎砂手当一方稍逊时,土地神位可安于此方,以补其不足,故有‘一土当三山’之说。还可利用土地神位照顾因自然环境与房份对应关系中的稍逊一方。如三方吊照的亥卯未木局,神位可定乾甲丁方向。民间迷信水口方位与坟主子孙各方位有一定的关系(图六)。因水口放在其中的某一方而对其他房份不利而引起的家庭之间、兄弟之间致伤之事,屡见不鲜。如“黄岐水四大名穴之一的‘丝线吊金钟”,民间传说由于俗师误看为瓜地,在坟上加盖亭子而成绝地。另如上面所说的‘象挨磨’这口穴地,穴前正方流水去,为美中不足者,术家谓此葬后将出现×房稍逊,为避出家族中出现的矛盾,在挖墓穴时采取深挖,再垫以厚层稻草,使棺材能随时间推移逐年下降,最后平衡了各房份的利益关系。
  (5)祝诀和忌讳
  对于舆师及泥水匠来说,能寻到一处好地后,还不能算万事大吉,施工也并非八方无忌,祖宗传下自我保护意识和措施还相当多。筑坟墓时,还有一定的讳忌和祝诀。起工时,如遇《通书》上所说的杀师日杀师时巡山罗猴,穿山罗猴等神煞,就要采取避让,制化等措施。王南昌在论《天地杀师日》时云:“书说犯杀师八座日,师人在华盖青龙方坐立安身,则师人无碍,究之此地,龙来剑脊(即杀师龙),落气雄急或石嵯峨,纵非此日亦必杀师,如非剑脊之龙,或犯此日,为师者,宜预(定)日牵定分金,临葬之时,莫在场,远避之则吉,虽华盖之位可以,不如远走为上策。看来操业者,。顾忌甚多,还应时刻牢记安全第一的观念,做到眼观八路,耳听四方,方能平安大吉。舆师及筑工(泥水师)要将行绳系于裤腰上,意在挡住罗猴这一凶神,而盛放工具的篮子要放在吉方(即穴位的来水方),如犯上通书上所说的煞日(如三煞日,劫杀日),也可由孝子先行起工,因孝子身有穿麻衣,百煞无忌,但也可以看出师者的心虚和风险转嫁心理。起工时,用盐和米、糖搅拌后,撒于四方,落葬时,再用此法重复一次。
  为谋求筑工时的顺利和彩头,可念祝决或祷告,以祈求未来好运。开圹时云:‘兴工筑土,富贵万古’;落葬时云:‘落葬得良时,富贵千万年’;‘葬龙身,富贵兼财丁’;升墓碑可念:‘吉日吉时安墓门,子孙五代俱同堂’;‘大门来升,富贵兼财丁’;撒五种子时念:‘种子播四角,房房发’。
  二、明清潮汕部分名墓情况
  潮汕各地迷信地理之说由来尚久,受江西和福建两地风水学说的影响以及宋明理学在潮汕的传播,特别是朱熹出于礼制目的而倡导的葬说,无疑促进了潮汕地区民风对墓葬的崇尚,明陈洪漠《治世余闻》下篇卷四载:“近来士大夫多信地理,程篁墩代谢于朝注《雪心赋》,林见素都宪偕谢评事遍游闽中。则自朱晦庵已深信之,盖其天分之高,又与胡五峰、蔡西山、陈北溪诸贤相与,讲明益精,其说事多奇中。诸贤与潮汕关系十分密切,潮地崇尚风水,不能不说与此无甚联系。
  在迷信阴宅风水能比荫后人和维护封建礼教方面,朱熹是这样认为的:葬之为言藏地,所以藏其祖之遗体也,以子孙而藏其祖考之遗体,则必致其谨慎、审重,诚敬之心,以为安固久之计,使形体全,而神灵得安,则其子孙昌盛,而祭祀不绝。
  朱熹的这一观点在潮汕有不少崇拜者和追随者,并与这里的士人有一段不浅的渊源,因朱熹还是潮汕宋代龙图阁学士刘  门人,朱曾游潮时,谒其师庐墓,题一联云:“地形金木水火土,世裔公侯伯子男”④。可见潮人推崇墓葬风水由来已久。
  清郑昌时《韩江闻见录》记明万历癸末进土林熙春的祖墓在桑浦山东麓,其墓喝形为‘莲叶盖金龟’,诚为一方美地,有传奇色彩的是,每逢科举之年,林氏子孙有获隽者,穴前平坡田中辄先抽茁莲花,而且历验不爽。
  据《榕东郭氏族谱》载:南明兵部尚书郭之奇祖墓在普宁黄坑都山步乡五龙尖,其山分支特起,五屏山西北向,屏角曜气乱石林立,中脱嫩龙数十丈,平关无片石,但仍吐火唇作顺局,且左右坑风射立,此地难入一般地师时眼,实此穴为麒麟吐火,传说之奇之父择地至此,也疑穴不佳,时恰闻山间小儿边走边唱:“麒麟吐火人不识,时师误认退田笔”。郭父听后即有所悟,隔天遂定此穴,并立阴坐甲抱庚,兼卯酉、庚寅庚申分金,阳坐卯抱酉兼甲庚、丁卯、丁酉分金。墓主郭善,号南峰,葬后不数十年,即出郭之奇。郭善也以曾孙郭之奇累赠光禄大夫少保兼太子太保、礼兵二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又有识者见此地,谓此恰合《雪心赋》中的“屏角出旗枪,末朝将相也”。郭氏拜相南明小朝庭。《揭阳县志》及《韩江闻见录》均有所术,后郭之奇生卒果如其言。
  因相信地灵人杰,对于一方佳城,不少姓氏的谱牒不厌其烦地对其祖墓地形胜进行称誉,如揭阳谢氏《玉路家谱》小序:
  三世祖考西河公,妣池氏,葬于隆井都林沟,圹形白马翻肚,瞻其层峦耸翠,高峻巍峨,其山脱落埠陵数十余里,微沙飘渺,青草不生,左坑右海,逆水绕旋,前临大池,后倚壁峰,坑水出而海水入。滢洄墓前交汇约八九曲溯流,巍巍三墓品字杆立,坐寅向申,与海门所齐肩,团团屿罗列,朝拱墓前,遥见大湖,海水不知出没,地之灵也。
  为寻求一方吉壤而不惜延请堪舆名师进行十年寻龙,三年点穴者大有其人。翁万达与林大钦为卜地葬亲事,“徐按地理,择风水之佳者与吾子参论”。“追忆去岁,历秋冬二时,虽屡与我丈相见,然多谈风水、地理、方中之术”⑤。并与邹一山、胡思岩诸名师共同印证山水龙脉吉穴。林熙春与舆师叶印峰每多同行,踏遍青山,寻龙点穴。黄沧溪与舆师黄悟言友善,经常结伴验穴,近人江泰举舆家传抄的黄悟言察看渔湖溪南始祖陈振东墓穴时有诗赞曰:
  (一)
  帝旺朝来趋面前,一团和气发田庄。
  爵高位重名远播,金谷丰盈有剩钱。

  (二)
  武曲朝来最是奇,儿孙金榜有名题。
  若见水流从吉位,钟鸣鼎食不须疑。

  (三)
  蜿蜒屈曲势盘旋,变出金星居水边。
  亦旺人丁亦宝贵,儿孙应待紫微垣。

  明清的潮汕社会名流喜谈风水,与职业舆家过从甚密,除讲究墓葬风水外,还对山川形势、城市规划建设等方面多采纳舆家意见,形成了一道奇特的风水文化现象。
  三、由争夺墓地而引起的官司
  潮汕地区人多地少,再加上对丧葬的迷信,如尽人伦孝道,以死者入土为安,使其魂灵得以安宁,拥有一方好的墓地还能荫庇后人富贵腾达的作用,因此为争夺一口风水宝地而引起的官司纠纷或械斗就在每一个宗族中时有发生,被他人扒了(或侵占)祖坟,就等于被斩断了富贵和子孙兴旺发达的希望。豪强巨族对一方好的墓地巧取豪夺,命运不好的,也希望能通过在此安墓先人,以改变家族命运,但是靠近或侵占他人的好地是一种侵犯。扒人家的祖坟,更会结下不共戴天之仇。明隆庆五年进士、潮阳峡山人周光镐长兄周竹岩,为择一地葬父,而屡更卜,后既得一地,将举事,有豪族来争,先生(周竹岩)则投袂起曰:“我厝我父,身可枕弋死也,何怒邻构乱之族为哉”⑥。大有头可斩,血可流,争葬地绝对没有商量余地。
  据《槎桥杨氏世系族谱》(民国十五年(1926年)丙寅修订)记载:槎桥乡三十二世祖杨传开葬于南山水浩内溪尾前大蟹山左脚,此地系与东坑村林亚列所买,及建筑费龙银叁佰余元,葬后十余年,被东坑村林×春(即××之子)、张××(即三二轩人)纠集歹徒毁伤棺,祖考骨骸暴露无遗,无端造祸侵占,此仇不共戴天。谱中寄望后日子孙如能进身,当报斯仇,是所至嘱。
  近年新编的《乔林族谱》也载其明十世祖林潮贵考妣合葬于崎山古潭埔,于清时被贼×××劫毁,将尸丢于深潭,地另葬坟三口,此官司打到吴六奇处和察院,‘奈本府吴讳颖得他夜金,审无相干,察院经驳二次,驳语甚妙’。看来官司还有得打,而且要打赢的希望渺茫,因此谱中特别强调:‘为子孙者,此恨不可不报’。象这类为墓风水地而引起的官司可以在各姓氏的族谱中经常看到。及此造成的后果是宗族大伤元气,损失惨重。正如翁万达论潮汕民风时所说的‘宁破资薪一胜为荣幸’⑦。这一陋习,清蓝鼎元在《潮州风俗考》中批判说:“酷信青乌家之说,谓富贵出自坟墓,沉迷风水,争讼盈庭。堆埋盗骨。凶恶无所不至”。
  四、潮人对风水术的认识和批判
  政治上的失意及科举上的失败等原因,潮汕不少仕宦人物也将注意力转移到风水术的研究上来,清末丰顺丁日昌第二子丁乃潜(字讷庵),入民国后,绝意仕路,深居简出,‘治医及诗,穷年益专,闻及堪舆星卜’。舆师徐展绥,是晚清揭阳名人姚秋园妹夫,因为姚家营筑几口坟墓后,不出四五年,姚家即儿孙次第诞生(男女孙媳大小25人,外甥10人),子辈又学业有成,遂声名大著(当然不能排除姚秋园的推介和宣传),“邑中缙绅数家寻墓地,决可否,必得徐覆视,一言而定,丁讷庵晚治形家言,尢倾言焉”。⑧
  学者翁辉东,专治潮汕文化,足迹遍及桑浦山,曾题咏桑浦山脉鸡笼山云:“浑脱若鸡笼,秀娟如静娈。堪舆家者言,桑浦山之胆”。青乌家又云桑浦山东西两菱池和梅林湖和汤湖为四大幕库,翁辉东又有诗题咏:“子午卯酉方,名四大幕库。东西两菱池,正当水去处”。足见翁辉东对桑浦山风水宝地的推崇。
  更有甚者,儿孙因为一个梦而不惜折腾长眠于地下的祖宗。惠来湖仔寨×××卒后,‘初殡于孙氏墩,后因形家言,改卜赖氏地,既葬,神梦其七男桢曰:蛟龙岂池中物耶,桢惊觉,思之曰,神殆谓殆地非吉欤?遂究心青乌子术,芒鞋希服,栉沐风雨,往来群山中,数年无可者,后得一地阴阳交会,于法当昌’⑨。最后才心满意足,又做起子孙今后会昌盛的美梦。
  有较达观者,认为筑坟茔,只是遵先贤之训,隆追远之仪,葬埋非为观瞻,以尽孝道而已。渔湖长美袁氏,是揭阳望族之一,祖墓多葬于揭阳卅岭山一带,其第二十一世祖光史公即葬于此,‘是穴萃然起于平地之中,环以溪山,左右映带,脉分金钩之墟,气吞黄岐之湖,峥嵘苍莽,绮绾绣错,一邑巨观也’。但其后人袁公潜认为,‘茔域之筑、非为美观,夸形势而冀邀福也’,立墓只是遵先贤之训,隆追远之仪,便于后人记忆和纪念而已,为图一吉穴吉时,让先人停棺寄厝于荒山野岭,牛眠(即吉地)待卜,他年为狐食狗咬,徒增悲伤而已⑩。洪阳郑国藩也深有感叹地说:“夫自堪舆之说兴,人之惑于祸福,葬极心力,阴谋诡计,冀得一当以偿者,比比然矣”。“卒之,谋不必得,幸而得,富贵之应,渺若捕风,或且适当其反,岂地理固无赁欤!”⑾。
  针对潮俗民风中为择一善地葬其亲而停丧不葬陋习,不少潮籍士大夫在得到教训中逐渐觉醒起来,明万历癸未进士,户部待郎林熙春,是明代潮州大力倡导风水学说的重要人物之一,传至其第六代孙林世榕,登清康熙已酉(1705年)举人,授陕西蓝田令。林世榕原也沉溺于风水之说,后因择地葬其母而有瓦屋三丧之举,又看到社会上丧葬人家‘每寄棺于僧寺廊庑间,或傍墙隈为殡宫,垒垒百十区,令皆颓坦覆瓦,棺亲纵横,风悲日火巽  ,骸骨狼籍,伤哉!’⑿林世榕有感于此,‘尝著《归厚录》二卷以垂劝戒,盖推论风水之无凭’⒀。明嘉靖十一年(1532年)状元林大软在《潮州风俗考一文中,也将潮汕这陋习列为应当及早改革的内容之一。
  更值得一提的是,咸丰己未(1859年)进士,大埔人何探源,由庶吉士改官四川阆中知县,阆中作为为2300年历史的巴蜀重镇,其城市风水格局以及由风水理论所构成的古代城市环境意象,至今还被国内外不少学者视为至宝,何探源虽曾主政阆中,但不轻易迷信风水学,归官后,对世俗痴迷青乌家言者进行大力抨击,曾作大埔新乐府七章,其中之一是讥风水术典籍《青囊经》:
  《青囊经》,衍为理气与势形。杨曾二脉复嗣出, 秘钥何纷纭。朝师主葬暮师发,一丝一缕一粥一饭凭枯骨。地理岂无传,嵩生岳降皆名山。扶舆清淑生气全,相阴阳兮观流泉。不谓后人变本而加厉,琐屑推求竞新异。江湖衣食恃长,富贵强宗随布置。果然操术擅神奇,安用沿门求厦庇,大家巨室多牛眠,往古人稀得地便。但见儿孙列绰楔,那识宗祖培心田。更有一言等愚瞍,碑骸辨色分休咎。五尺谁窥也封,百年那有骨不朽。试看荒冢埋断莽,往往石碣光气黝。我持此论俗所诃,请下转语平其波。仁人厚葬重慎始,不近城郭崖谷濒江河。不邀福利不尤怨,毋轻迁徙穷岩阿。洗骸斫棺例所载,三尺懔懔当如何?嗜好沉溺心术坏,公庭亡骸幼罐虚讹。《青囊》几卷读不易,吉坏只在方寸地⒁。
 
 
 
 新闻动态        >>更多
 
 学员勘察风水实例    >>更多
·留得清名九百载  蓝田至今敬杨公 
·著名风水学者曾祥裕探究吉安王家大祠风水玄 
·海峡两岸中原人文地理风水科考 
·五一长假,赣州杨公风水培训大戏有你有我! 
·广州杨公文化公司聘请曾祥裕为风水总顾问 
·杨公风水学习班让更多人心想事成 
·曾祥裕率弟子考察广州风水名地 
·曾祥裕受聘为澳大利亚国际风水学院风水文化 
·曾祥裕多角度解读赖布衣祖坟风水 
 
 考察实例        >>更多
·石霜寺:临济宗杨歧派和黄龙派的共同祖庭 
·江南第一祠:湘妃祠表达人们对忠贞爱情的向往 
·岭南第一祠:何氏大宗祠见证古代贵族的辉煌 
·曾祥裕考评文天祥祠的风水 
·为了忘却的记念  吉安之行访罗石冰故里 
·曾祥裕: “十三朝古都”洛阳的王者之气 
·珠海普陀寺:集四大佛教名山建筑之美大成 
·曾祥裕:宁波鄞州区沈风水村走笔 
·吕不韦:中国历史上最成功的投资商——河南偃 
·一切皆有可能——参观中国的首位女性副总理